首页 > 新闻 > 正文

美国名校招生舞弊案持续发酵 步长制药董事长和涉案中国家庭会负什么刑责?

2019-05-05 09:28:51来源:华商报  

美国名校招生舞弊案持续发酵,因有中国学生涉案,此事也引起了国内媒体关注。5月3日,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的妻子通过律师称女儿被斯坦福大学

美国名校招生舞弊案持续发酵,因有中国学生涉案,此事也引起了国内媒体关注。5月3日,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的妻子通过律师称女儿被斯坦福大学录取后,才在大学申请顾问威廉·辛格建议下通过其基金会向斯坦福捐款650万美元,自己是受人误导。5月3日晚,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也通过公司官网回应称,“本人的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对步长制药财务状况不构成任何影响;步长制药是一家上市公司,内部控制体系健全,本人的私人事宜不会影响其正常运营。”

中国富豪千金和家长后续还会被追责吗?围绕五大焦点问题,5月3日晚,记者采访了美国联邦法院著名律师邓洪。

>>案情

已被录取 为何还要申请书造假?

据美国媒体披露,为了让子女上名校,多名中国家长向一个由威廉·辛格创立的所谓的“非盈利机构”捐赠数十万到数百万美元不等的资金,而这个机构则通过贿赂考试机构人员或大学体育教练,以修改入学考试成绩或伪造运动员身份的方式让“客户”子女被名校录取。

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之女赵某某被指伪造了帆船运动员身份,斯坦福大学因为其在申请书中作假,已将其从斯坦福开除。斯坦福大学发言人证实,是辛格,而非斯坦福大学收到了650万美元,赵某某被录取几个月后,斯坦福大学帆船队收到了来自辛格运营的慈善机构50万美元的捐款。

赵某某的母亲通过代理律师声明称,其在辛格建议下通过辛格的基金会向斯坦福捐款650万美金,她是看到相关报道后才意识到被辛格误导,其女儿早在捐款前已被斯坦福录取。

赵母在声明中称自己一直是慈善项目的支持者,她不太熟悉美国大学的录取程序,为协助女儿赵某某,通过第三方的推荐咨询了教育顾问。经第三方介绍下,她咨询了包括辛格在内的教育顾问,从而联系上辛格的非牟利慈善基金会。

赵母表示,辛格只提供大学申请顾问服务,并没有保证能进任何大学。而赵某某一直拥有优异的学业成绩和课外活动成就。她通过正常途径申请了美国的一些大学并得到一些大学录取,而且是在2017年3月31日收到了斯坦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赵母称,得知赵某某被一所美国著名学府录取后,辛格也感到意外,并建议赵母通过他的基金会向斯坦福捐款,该捐款是用作支付教职员薪金、奖学金、运动培训计划,以及帮助没有能力支付斯坦福学费的学生。基于辛格的陈述,赵母于2017年4月21日向辛格的基金会捐款650万美元,该捐款的性质与许多富裕家长一直公开地向著名大学捐款的情况一样。

赵母表示,有关辛格及其基金会的事宜被媒体报道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受到误导,自己的慷慨被利用,而女儿更成为了诈骗事件的受害者。母女俩对所发生的事情深感震惊和不安,并已聘请律师处理事件。

针对赵母的回应,有网友质疑——既然已经获得斯坦福大学录取,为何还要伪造申请书?申请书中伪造帆船运动员资历,赵某某本人及其家长是否知情?赵母向辛格基金会捐款650万美元,这笔钱是从国外直接转到基金会,还是从国内转到境外基金会?网友质疑称,根据中国外汇管理规定,中国公民个人外汇兑换限额为每年5万美元,若该资金从国内汇出,又是如何绕过5万美元的限额的?

实际生活中,也存在部分个人和企业通过一些不当途径规避外汇额度限制。国家外汇管理局曾发文,要求遵守个人外汇管理有关规定,对两次出借本人额度协助他人规避额度及真实性管理的个人,将列入“关注名单”管理。

>>释法

5年追诉期内 有新证据都可起诉

这场波及全美国多所名校的招生欺诈案中,美国检方共起诉50余人,包括考试管理、监考、大学行政等人员,以及大学体育教练和33名家长,据报道,赵某某本人和其家长目前并未被检方起诉。

有美国律师认为,赵某某家长650万这样高额的贿款,目前却仍未被起诉,因此推测未来被起诉的可能性较低。赵某某及其家长未被起诉可能与其称不知情或由他人操作有关,但不排除此后仍有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可能性。

5月3日,美国联邦法院著名律师邓洪告诉华商报记者,目前50名被告之中,有33名家长,其中有一位是住在南加州洛杉矶的华人家长,他付了7.5万美元通过中介公司找了“枪手”,这位家长已被起诉。目前媒体披露的涉及两个中国家庭的案子,并没有起诉,但在5年追诉期内检察官只要有新的证据,都可以起诉。

涉案中国家庭会负什么刑责?

邓洪分析,目前33名被指控的家长涉及两个罪名——第一个罪名是共谋罪,这涉及中介收钱贿赂教练等,这种欺诈行为,如果知情还参与,这就是共谋;第二个罪名是洗钱罪。在美国洗钱罪构成的条件很简单,知道是违法事情还通过电汇或者是支票方式付钱的,就构成洗钱罪。

“这两项罪名任何一项罪名成立的话,都可能面临2年到5年的牢刑。”邓洪表示,除了牢刑之外,如果当事人是外国人的话,起诉服刑完之后会被驱逐出境;如果是在美国国境之外的话,不一定能够拿到美国签证,就算拿到签证的话,美方会引诱其入境后逮捕起诉,然后再驱逐出境。目前涉及的这两个中国家庭,暂时没有办法能够证实学生知道中介做违法的事情,检察官最重要的是必须拿出证据,证实家长明知道中介辛格是用违法的方法来伪造运动员资格,这些证据相信检察官还在取证之中。

捐款有无减轻罪责的可能性?

“关于公司捐钱给中介或者非盈利机构的话,最重要的是要看捐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如果是公司老总个人赚的钱,存放在私人账户,怎么花这笔钱当然跟公司没有关系,但是如果是用公司的名义捐钱给中介或者非盈利机构,那公司就有责任了。目前来看,赵家捐钱是用哪种方法暂不得而知。”邓洪指出,目前这批被起诉的家长,他们走“偏门”送子女入名校,这种现象其实很多,比如校友、巨富捐钱给学校,以后他们的子女可以优先录取,目前加州政府提议,州立学校不能够有这种用钱买入学通知、入学许可行为,但是很多有名的私立学校需要这些有钱人的捐赠建大楼,以后有钱人子女入学校方提供奖学金,目前来说还是合法的。

花自家钱与上市公司没关系?

“至于赵涛的声明,我认同这是他的私人家庭事情,跟公司业务没有关系,但是按照美国的法律,一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一举一动都会影响股票价格。因为上市公司主管有道德标准,如果牵扯到个人的贿赂行为的话,那必须是要向公众公告。”邓洪表示。

不在美国被判有罪如何执行?

如果是中国舞弊家庭在美国被起诉,法院判有罪,需要在美国服刑,刑满驱逐回国。但那些本人不在美国的,一旦被起诉被判有罪,如何来执行?

对此,邓洪介绍,美国联邦刑法里没有所谓的缺席裁决。在民事官司里,如果将传票送达本人以后没有应诉,那就是缺席裁决;如果是刑事案件,必须要将当事人逮捕,才能够起诉定罪,所以不会存在当事人不来美国就会被定罪的情况。往往起诉之后会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公开通缉和引渡,另一种是秘密起诉,不让外界和当事人知道,一旦入境美国之后,就会马上逮捕。

检察官要有定罪证据才起诉?

“目前要看检察官有没有证据来证实其家人是否知道中介做违法的事情,如果检察官拿不出证据,那还是没有办法起诉。在美国不起诉并不表示他没有错,而是说检察官没有足够定罪的证据。”

邓洪指出,辛格已认罪愿意并与检方合作,但是他的证词只是一面之辞,还需要有配合的证据,如果是辛格指认通过走“偏门”入名校的话,检察官必须拿出有利的直接证据。“提供假证明文件的斯坦福大学帆船教练也被起诉了,他的证言也很重要,家长对此是否知情,辛格也会提供证据,包括双方的一些书信往来、电子邮件等,我相信检察官都会作全面评估后才能够起诉,因为涉及联邦的案子一般不会轻易起诉,检察官一旦起诉的话,基本上已经有足够证据可以定罪,不像州的案子先起诉再说,联邦的案子往往是有九成以上把握可以定罪了才会起诉,陪审团要参与的话,95%左右的案子都会被判有罪的。”

>>关注

特朗普女婿 靠捐款被哈佛录取?

据《纽约时报》报道,此次招生舞弊案的核心人物辛格在波士顿联邦法庭的庭审中将自己的贿赂、洗钱体系称为一道升学“偏门”。“正门是让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进入大学,后门则是需要花一大笔钱的学校募捐系统,这都不足以确保获得录取。”辛格称,“我所设计的这道‘偏门’向家长保证能够入学,这对他们非常有吸引力。”

正如辛格所说,向学校捐款成为了富豪家庭为子女铺路的一条无需避讳的途径。每一所美国大学都欢迎捐款,原则上这不与录取挂钩,但必须承认,有计划地向学校进行定期捐款,能够为子女入学带来帮助。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就是疑似通过这一途径进入大学的学生中最知名的一位。

15年前,《华尔街日报》记者丹尼尔·戈登的一篇调查报道披露,新泽西房地产开发商查尔斯·库什纳在1998年向哈佛大学捐赠250万美元,他的儿子贾里德·库什纳此后不久即被哈佛录取。贾里德·库什纳高中学校的管理人员对戈登表示,他认为贾里德·库什纳的GPA和SAT成绩并不是很高,也不算是一个特别出色的学生。

戈登在《入学的价格》一书中写道,由最大的捐赠者们所组成的哈佛大学资源委员会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组织,时任微软CEO鲍尔默、石油大亨罗伯特巴斯、银行家大卫洛克菲勒等均在其中。该委员会成为哈佛大学在捐款方面最大的支柱,据统计,截至2017年,哈佛大学收到近380亿美元捐款,比排名第二的耶鲁大学足足多出近100亿美元。 记者 李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