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韩国娱乐圈九宗罪 SKarf前成员称遭人格侮辱



最近韩国娱乐圈震动不断,“胜利夜店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黑幕越扒越让人细思极恐。对此,韩国总统文在寅也不得不站出来要求警方和检方高层赌上命运彻查真相。

而10年前的“张紫妍性招待”事件近日也重新回归大众视野,目前已经有破57万人联名请愿要求延长对案件的调查期限。

韩国知名女星张紫妍在2009年自杀身亡,留下一份列有被逼向30多名企业、媒体高层提供性招待的名单。十年间,涉案人员的调查大多草草结束或中止,无一人因此受到牢狱惩罚……

如此的混乱不堪,韩国娱乐圈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存在?梨妹在这里要为大家细数韩国娱乐圈的九宗罪!

罪行一:奴隶合同

经纪人从艺人的才能和努力中获利绝不仅仅是韩国现象,但在韩国,对希望成为明星的人的剥削显得最为赤裸裸。

JJCC前成员,澳大利亚华裔麦亨利称,臭名昭著的奴隶合同在韩国娱乐圈广泛存在,合同期很长,典型的是7年到15年。更不公平的是,合约期限从艺人出道时算起,还不会算上作为练习生的那几年!

罪行二:残酷的练习生生涯

相比有时尚自助餐厅、豪华录音室和韩国著名健身大师现场负责的健身馆的YG娱乐总部,公司旗下的30多名练习生却住在一栋矮矮的红砖房里,一楼只有一家肮脏的面馆,生活条件艰苦些也就算了,还要时不时遭受经纪人的侮辱甚至暴打!五人女子偶像组合SKarf的前成员黄晶玲称,在练习时期,练习生经常会遭到经纪人的“口头辱骂”甚至人格侮辱。

罪行三:不成正比的付出与回报

付出和牺牲了这么多,得到的是什么呢?对于韩国艺人来说,投入多,回报极少!麦亨利在采访中提及,公司常常会拿走收入的90%,艺人只会分到10%。“如果运气好,公司拿80%,艺人拿20%。”但是如艺人所处的是团体组合,那分到每位成员手上的钱更是可怜!此外,偶像还不得不因为霸王条款,偿还在练习生时期花公司的钱。

罪行四:长工作时间,极少睡眠

对于韩流偶像来说,他们在公司眼里就是“赚钱机器”,有些全年都没有一天的休息时间,每天的工作时间可能长达20小时甚至是一整天!有艺人称,平均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3至4个小时,其他时间几乎都是在练习或是工作。

罪行五:被逼整容

在韩国娱乐圈,整容已经是家常便饭,出于自身原因自愿整容本无可厚非,但可怕的是公司还会逼迫艺人整容!男子组合Super Junior的神童曾在采访中提及,被公司总监要求割双眼皮。独立歌手黄致列在出道前也被公司要求整容。

罪行六:严格的饮食控制

在韩国娱乐圈,对艺人的身材有着近乎变态的要求。前有爆料,有公司对旗下女子偶像组合每周进行体重检查,如果有成员没有保持住公司的规定体重,就会受到惩罚。惩罚举措可能是跳舞、跑步或是不准吃东西。不少艺人在这种严苛的饮食控制下得了“厌食症”或是“贪食症”。女子组织Oh My Girl的艺人申惠真和IU都深受其累。

罪行七:压力巨大,艺人自杀

没有从艺自由和私人空间,还要应对巨大的行业压力,在公司和私生饭的双重夹击下,不少韩国艺人走上了自杀的不归路。当红组合SHINee主唱金钟铉在前年年底自杀身亡,在遗书中称,遭受到巨大的生活压力,这实在令人精疲力尽;无独有偶,2007年独立歌手U-Nee在其第三张专辑发行前夕在家中上吊自杀,同样也是迫于生活压力。2010年,歌手崔真英在其演员姐姐去世18个月后自杀……韩国娱乐圈自杀的艺人数量可以说是不胜枚举!

罪行八:“疯狂”的粉丝

私生饭和黑粉攻击同样也是韩国艺人要面对的“浩劫”。Big Bang和Super Junior的成员都曾经历过被粉丝追车而卷入多车连环相撞事故,Super Junior为了屏蔽黑粉的网络攻击甚至关闭了推特账号。有时,偶像也会在舞台上遭受到疯狂粉丝的人身攻击,少女时代的泰妍曾在舞台上遇到男粉丝试图将其拐走的情况。

罪行九:种族歧视

韩国练习生中有不少是外国成员,这些成员除了要克服语言的障碍,有时甚是会遭受到行业内的种族歧视。有英韩混血歌手曾在棒球比赛中演唱韩国国歌后遭受人身攻击,missA的中国成员王霏霏也曾遭受到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