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正文

“水制氢车”一项技术谜题诱发的全民问答 庞青年“现身说法”

2019-05-28 09:54:11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张石磊 河南南阳报道5月25日,河南南阳,天气晴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到访当日,最高温度达到32摄氏度。当天,处于风口浪尖的青年汽车集

张石磊 河南南阳报道

5月25日,河南南阳,天气晴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到访当日,最高温度达到32摄氏度。

当天,处于风口浪尖的青年汽车集团创始人庞青年现身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公司,在数十位记者的长枪短炮之下,回应有关“水氢发动机”的各种质疑。

72小时之前,同一地点,同一辆“水氢车”,他的讲解对象还是当地主要领导,并获得相关领导点赞。

此时,距离“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的文章发布过去了两天,争议和南阳的天气一样,丝毫没有降温的意思。

上述文章提到,“水氢发动机”在南阳正式下线,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消息一出,将南阳市和青年汽车集团送上舆论风口。

5月27日,针对河南南阳备受争议的水氢发动机事件,工信部表示,截至目前,仍未收到青年汽车公司该车型的产品准入申请,该车型未获得产品公告。按照规定,目前这款车型不能生产销售和上路行驶。 此外,针对社会各界关注的“骗补”疑问,工信部也回应,该产品没有列入《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能申请新能源汽车补贴。

庞青年“现身说法”

庞青年的现身还是令外界颇感意外。毕竟在前一天的5月24日,洛特斯曾严防死守,禁止记者进入。

洛特斯位于南阳市卧龙区的中州西路上,租用了南阳二机石油装备集团有限公司的部分厂房,在大门口未有明显标识,而且进入洛特斯需要经过三道大门,给探访增加了难度。

5月25日,在南阳有关部门的协调下,从全国四面八方奔赴南阳的数十位记者得以进入洛特斯厂区一探究竟。

当天上午约9点,庞青年站在洛特斯厂区门前的空地上,等待记者们的到来。61岁的庞青年身着西服、打着红白相间条纹领带,精神还不错,似乎没有被前一天汹涌的舆论影响。

没有寒暄和客套,面对陆续到来的记者,庞青年直接在空地上讲解起来。

最先开启的话题是关于“水氢发动机”的解释。

“这是水解制氢车,不要叫水氢车。(只有)水是制不出来(氢),我们要加催化剂和反应物。”庞青年对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媒体说。

在此后的采访中,庞青年和青年汽车技术人员多次强调该名称,并表示目前市场最大的误解就是“加水就能跑”。

据介绍,水解制氢车的主要反应流程是:把主材料铝合金和催化剂加到料仓内,然后送到反应缸,按照车的需求加水产生氢气,氢气输送到燃料电池,产生电能驱动汽车。

按照设计,一台水解制氢车加满水后,可以行驶360-500公里,相当于100公斤水可以跑100公里。

庞青年表示,水解制氢车进去的是污水,海水、河水、湖水,甚至冰、雪都可以,出来就是纯净水。

在现场媒体的要求下,庞青年请技术人员展示“排出来的水”。然而,在发动机运转10分钟后,管子里并没有水流出。对此,技术负责人解释说管路存在问题。

对于这项“神秘”的水解制氢技术原理及催化剂成分,庞青年和青年汽车技术人员都三缄其口,坚称保密。“里面有很多配方,我们不会说的,是绝密的。”庞青年说。

之后,庞青年邀请媒体记者一起乘坐这辆全国惟一的“水制氢车”。在围着厂区短距离兜了一圈后,庞青年笑着从车上下来,直言“我也是第一次乘坐”,感觉“挺好的”。

5月的南阳烈日炎炎,这场媒体见面会在厂区的空地上从早上9点持续到中午12点半,身着西服的庞青年大汗淋漓,多次拒绝了工作人员递来的矿泉水和纸巾,工作人员请他休息一下,也被他摆手拒绝。

由于记者分拨而至,庞青年反复回答相同提问,但谈及技术原理始终保持兴奋状态,反而是一旁的技术人员被要求多次展示加水过程而颇显不耐烦。不过,面对“技术真假”和此前“是否骗补”的质疑,庞青年选择了部分回避。

全民问答靠不靠谱?

在“水氢发动机”刚刚曝光之际,舆论几乎是一边倒的态势,普遍质疑该技术。

不过,公开信息显示,青年汽车的水制氢汽车有其技术根据。

4月17日,湖北工业大学在学校官网上发布了专利转让的公示显示,学校拟将名为“一种水解制氢铝合金及其制备方法”(专利号:ZL201610564832.5)、“一种水解制氢铝合金及其制备方法和应用”(专利申请号:201910117543.4)的两项专利独家授权给南阳市青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在其运营期间使用。南阳市青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是青年汽车集团下的公司。

5月25日中午,该专利技术的服务合作者——西安交通大学金属材料强度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江峰,在其个人微博上公开发布视频,试图还原“铝合金粉末+水”制取氢气的技术可能性。

在视频中,少量铝合金粉末倒入容器内,与后加入的纯净水发生剧烈反应,体积最终膨胀数倍,产生大量的氢气随即被实验操作人员点燃。

一位汽车动力研究领域的博士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技术路线上说水制氢是可行的,美国和日本之前也有类似的研究,但有一个问题,就是能量损失的问题。“效率低、成本高,一般不会应用在民用领域。”

湖北工业大学材料与化学工程学院二级教授、水氢发动机的关键制氢技术专利发明人董仕节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现在9公斤铝合金粉能够产生1公斤的氢气。

据了解,目前市场上铝的价格已经超过10元每公斤,按照9公斤铝制取一公斤氢气计算,则生产一公斤氢气的材料成本约为90元,这还不算将块状铝制成铝粉的费用和能耗。

根据香橙会研究院对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地的加氢站实地调研看,35-45元/公斤是当前主流的氢气到站价格。再加上加氢站的服务费用,终端用户用氢价格通常都在60元/公斤左右。

江峰对此有所解释:“铝合金粉及催化剂确实比较贵,不过反应产物可以用作工业原料,催化剂可以回收,这样下来可以大大降低成本,并且构成完整的链条。”

这佐证了庞青年的设想。他向记者表示,反应物将回收再利用,并表示要建立一个庞大的回收网络。

“这个很简单,车里有回收仓,可以设置一些储存点,比如在全中国的加油站,给他保管费,像包裹寄存一样。我们可能会设定押金的办法,只要司机不把反应物丢掉就没事。”庞青年说。

但是,当记者追问成本问题,庞青年的回复讳莫如深:“用户不需要出其他费用,只要付水费,不用管我成本高低。成本不能告诉你,是机密的,别人成本高做不了,我们成本低做得了,这是公司的技术和能力决定的。如果达不到这个技术,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

南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蒋璞对该车的技术可行性发表过评价:不论是研发还是试验,该车都只是样车,还需不断通过技术创新,进一步改造提升,目前车可以开着跑,但还未具备批量生产的条件。

青年汽车方面也表示,目前,该厂水解制氢车只有一辆,相关技术还没有经过专家评审和论证。

不过,一位技术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他们将来打算就该系统申请专利。“如果现在申请专利,担心会泄露机密,被抄袭。”

耐人寻味的是,5月25日,有媒体向庞青年提议,“如果真的对技术有底气,就应当着全国记者的面,把水加满,让汽车跑起来,就围着这里转,看能跑多久。”

庞青年以场地不方便为由,没有接受该提议。

热点项目冷暖变迁

在这72小时内,被舆论一起裹挟的,还有另一主角,即南阳市。

公众对水解制氢车技术的质疑,逐步扩大化至对青年汽车的氢能汽车、乃至与南阳政府合作项目的质疑。

在此之前的3月,南阳市政府向南阳洛特斯购买了72辆氢能公交车,总价8000万元,已经投入运营。

一个插曲是,在水解制氢车报道之后,不少媒体曝出南阳氢能汽车是“假氢真电”。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探访获悉,南阳卧龙公交枢纽确实有加氢站点,并在现场看到一辆洛特斯氢能源公交车在加氢,站点内有标注“氢气”字样的罐式车。

与8000万元相比,公众更关心的是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与青年汽车投资氢能源整车的项目进展。因为十多年来,庞青年先后接触宁夏石嘴山、内蒙古鄂尔多斯、山东济南、浙江海宁、江苏连云港等地,与地方政府合作,为地方政府投资“画饼”数百亿元获取资源,但几乎全部烂尾。

2011年,庞青年以收购萨博汽车并在鄂尔多斯投产为由,同当地政府签订协议,获得两项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指标。之后,庞青年将煤炭指标转手卖与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并收取2亿元定金。

但是,青年汽车最终收购萨博失败,无法获得煤炭指标。随后,庞青年要求法院判决亿佳合公司违约并没收定金,亿佳合公司则以庞青年合同诈骗选择了报案并被立案。不过该案至今再无更多进展被披露。

在浙江萧山,庞青年还引来国有企业贷款“输血”。2016年的一份杭州江东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与青年莲花的法律纠纷裁定书显示,中国银行受杭州萧山国资公司委托,曾向青年莲花发放贷款7.6亿元,青年汽车集团承担连带责任保证。但青年莲花自2013年12月起开始欠息,最后当事双方走上法庭,青年莲花进入破产程序。

有上述案例在前,庞青年还能获取南阳政府强力支持,便显得更为特别。

据南阳市官方介绍,青年汽车在南阳市的氢能源整车项目首期投资81.63亿元,用地1000亩,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项目达产后预计销售收入达300亿元,利税超百亿,增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

庞青年在现场解释称,“青年汽车与南阳市签订了框架协议,协议中南阳市40亿投资并未到位,只支付了9800万注册资金,而青年汽车到南阳已经投了几十上百亿。”

针对40亿投资问题,5月26日,南阳高新区管委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就相关情况作出说明。

管委会称与青年汽车的合作分两步走,第一步是青年汽车建设南阳研发基地,进行包括水解制氢车在内的样车试制;第二步,启动南阳氢能源汽车产业园项目建设,即40亿投资去向。“但目前项目尚未立项,没有实质性启动,不存在40亿元投资问题。”

5月2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赶赴该项目规划地虎庙村附近探访,当地村民告诉记者,“是听说有一个新能源汽车项目,但没有开建。”

而随着水解制氢事件的发酵,南阳项目合作或将存在变数。管委会称,“将继续本着积极审慎的态度,对该项目做进一步可行性研究,严控风险,确保在资金投入方面不出问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