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银行上调同业存单额度 互联网银行正在快速的拓展业务

微众银行在中国货币网上发布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该行今年计划发行350亿元的同业存单,占去年该行总负债比例的17.25%。

业内人士认为,微众银行的上调发行同业存单额度,可能是无奈之举。当前,互联网银行一方面正在快速的拓展业务,其贷款增速高举不下;但另一方面,其获得资金的来源却受到限制,而同业存单则是微众银行等互联网银行进一步拓展业务的无奈之举。

同业存单是一种类似于银行向金融机构发行的短期债券,是银行的主动负债中的一类,也是扩大资产规模的一种方式。

发行同业存单 成互联网银行主要负债来源

根据微众银行此次发行的同业存单计划显示,2018年微众银行全年累计发行同业存单近234.7亿元,截至2018年末,同业存单余额240亿元。而今年微众银行发行备案额度为350亿元,比去年发行的同业存单数量增加近50%。微众银行称,将自行确定每期同业存单的发行金额、期限,单期发行金额不低于5000万元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微众银行实际发行同业存单224.3亿元,而当年计划发行量为350亿元。2018年微众银行缩减同业存单发行额度至240亿元。

去年微众银行的业务出现了较为迅速的增长。根据微众银行2018年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行总资产达2200亿元,比年初增长169%,净利润达到24.74亿元,同比上涨70.85%。与此同时,微众银行负债总额2080.96亿元,较2017年末大幅增加1347.24亿元,增幅高达183.6%。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是微众银行,近年来同是互联网银行的网商银行也发行了较多的同业存单。根据2018年网商银行的发行计划显示,在2017年网商银行发行同业存单527.5亿元,而2018年则计划发行额度300亿元。但截至目前,网商银行暂未披露今年的发行计划。

“互联网银行的业务模式已经清晰,业务发展也相对较快,在高速发展的业务之下,互联网银行都亟需主动负债,以补充资金来源。”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学院副院长董希淼在结束财联社记者的采访时表示,而同业存单已经成为这些新型的互联网银行重要的资金来源。

同业存单是无奈之举 仍面临限制

“其实发行同业存单对于互联网银行而言,可以说是无奈之举,因为其获得资金的渠道十分狭窄。”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尽管互联网银行在新零售、小型客户上具有一定优势,但这些银行不能设置网点,吸收存款的渠道受限,这意味着可供放贷的资金来源收到了较大的约束。

实际上,去年包括微众银行在内的不少互联网银行在去年就针对这一问题寻求突破,并创新发布智能存款产品,但随后被监管叫停。财联社记者在此前采访中获悉,由于担心智能存款高利率会导致流动性风险、扰乱市场利率秩序等问题,所以通过窗口指导的方式叫停部分银行的智能存款产品,而另一些则对规模及利率实行双降。

随后,失去了智能存款的互联网银行,选择一部分业务与其他银行进行联合放贷,以弥补资金短缺的问题。但是联合放贷模式也迎来各地强监管,且收益要与合作的金融机构分摊,对于互联网而言并非最佳选择。

“虽然同业存单是当下互联网银行最好的选择,但其实同业存单也同样对其发展有所限制。”一位国有银行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一方面,对于银行业金融机构而言,购买同业存单并不划算,其在报表上的投资折算率较低。另一方面,由于个别银行风险暴露,已经让市场对于同业存单、同业拆借等业务保持谨慎状态,金融机构购买欲望不强,可能均将影响到未来互联网银行同业存单的实际发放量。

不过,郭田勇认为,评级在AAA级以上的互联网银行,由于其业务模式已经明晰,股东实力较强等因素,其同业存单或将受到较小的冲击。

此外,董希淼认为,对于互联网银行的主动负债,监管也应给出一定的创新空间。在利率市场化下,是否可以在互联网银行中进行沙盒监管,试点创新一些新渠道,给予互联网银行一定的利率定价权。这不仅可以拓宽互联网银行的负债渠道,同时也可以进一步实践并试点利率市场化。(北京,记者 姜樊)